理論家專欄|文藝理論|百家分析|每周調查|主編瞭望|著述連載

王小波:國學最后可能變成一種妖怪

2019/09/19 11:14:27 來源:鳳凰網讀書  
   
我讀書是從小說讀起,然后讀四書;做人是從知青做起,然后做學生。

1.jpg


  我現在四十多歲了,師長還健在,所以依然是晚生。 當年讀研究生時,老師對我說,你國學底子不行,我就發了一回憤,從《四書》到二程、朱子亂看了一通。


  我讀書是從小說讀起,然后讀四書;做人是從知青做起,然后做學生。


  這樣的次序想來是有問題。 雖然如此,看古書時還是有一些古怪的感慨,值得敝帚自珍。


  讀完了《論語》閉目細思,覺得孔子經常一本正經地說些大實話,是個挺可愛的老天真。 自己那幾個學生老掛在嘴上,說這個能干啥,那個能干啥,像老太太數落孫子一樣,很親切。 老先生有時候也鬼頭鬼腦,那就是“子見南子”那一回。 出來以后就大呼小叫,一口咬定自己沒“犯色”。 總的來說,我喜歡他,要是生在春秋,一定上他那里念書,因為那兒有一種“匹克威克俱樂部”的氣氛。 至于他的見解,也就一般,沒有什么特別讓人佩服的地方。 至于他特別強調的禮,我以為和“文化革命”里搞的那些儀式差不多,什么早請示晚匯報,我都經歷過,沒什么大意思。 對于幼稚的人也許必不可少,但對有文化的成年人就是一種負擔。


  不過,我上孔老夫子的學,就是奔那種氣氛而去,不想在那里長什么學問。


  《孟子》我也看過了,覺得孟子甚偏執,表面上體面,其實心底有股邪火。 比方說,他提到墨子、楊朱,“無君無父,是禽獸也”,如此立論,已然不是一個紳士的作為。 至于他的思想,我一點都不贊成。 有論家說他思維縝密,我的看法恰恰相反。


  他基本的方法是推己及人,有時候及不了人,就說人家是禽獸、小人;這股兇巴巴惡狠狠的勁頭實在不討人喜歡。


  至于說到修辭,我承認他是一把好手,別的方面就沒什么。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,如果生在春秋,見了面也不和他握手。


  我就這么讀過了孔、孟,用我老師的話來說,就如“春風過驢耳”。


  我的這些感慨也只是招得老師生氣,所以我是晚生。


  假如有人說,我如此立論,是崇洋媚外,缺少民族感情,這是我不能承認的。 但我承認自己很佩服法拉第,因為給我兩個線圈一根鐵棍子,讓我去發現電磁感應,我是發現不出來的。 牛頓、萊布尼茲,特別是愛因斯坦,你都不能不佩服,因為人家想出的東西完全在你的能力之外。


  這些人有一種驚世駭俗的思索能力,為孔孟所無。


  按照現代的標準,孔孟所言的“仁義”啦,“中庸”啦,雖然是些好話,但似乎都用不著特殊的思維能力就能想出來,


  琢磨得過了分,還有點肉麻。


  這方面有一個例子: 記不清二程里哪一程,有一次盯著剛出殼的鴨雛使勁看。 別人問他看什么,他說,看到毛茸茸的鴨雛,才體會到圣人所說“仁”的真意。 這個想法里有讓人感動的地方,不過仔細一體會,也沒什么了不起的東西在內。 毛茸茸的鴨子雖然好看,但再怎么看也是只鴨子。 再說,圣人提出了“仁”,還得讓后人看鴨子才能明白,起碼是辭不達意。 我雖然這樣想,但不缺少民族感情。 因為我雖然不佩服孔孟,但佩服古代中國的勞動人民。 勞動人民發明了做豆腐,這是我想象不出來的。


  我還看過朱熹的書,因為本科是學理工的,對他“格物”的論述看得特別的仔細。 朱子用陰陽五行就可以格盡天下萬物,雖然陰陽五行包羅萬象,是民族的寶貴遺產,我還是以為多少有點失之于簡單。 舉例來說,朱子說,往井底下一看,就能看到一團森森的白氣。 他老人家解釋,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(此乃太極圖之象),井底至陰之地,有一團陽氣,也屬正常。 我相信,你往井里一看,不光能看到一團白氣,還能看到一個人頭,那就是你本人(我對這一點很有把握,認為不必做實驗了)。 不知為什么,這一點他沒有提到。 可能觀察得不仔細,也可能是視而不見,對學者來說,這是不可原諒的。 還有可能是井太深,但我不相信宋朝就沒有淺一點的井。


  用陰陽學說來解釋這個現象不大可能,也許一定要用到幾何光學。雖然要求朱子一下推出整個光學體系是不應該的,那東西太過復雜,往那個方向跨一步也好。但他根本就不肯跨。


  假如說,朱子是哲學家、倫理學家,不能用自然科學家的標準來要求,我倒是同意的。 可怪的是,


  咱們國家幾千年的文明史,就是出不了自然科學家。


  現在可以說,孔孟程朱我都讀過了。雖然沒有很鉆進去,但我也怕鉆進去就爬不出來。


  如果說,這就是中華文化遺產的主要部分,那我就要說,這點東西太少了,攏共就是人際關系里那么一點事,再加上后來的陰陽五行。 這么多讀書人研究了兩千年,實在太過分。 我們知道,舊時的讀書人都能把四書五經背得爛熟,隨便點出兩個字就能知道它在書中什么地方。 這種鉆研精神雖然可佩,這種做法卻十足是神經病。 顯然,會背誦愛因斯坦原著,成不了物理學家; 因為真正的學問不在字句上,而在于思想。 就算文科有點特殊性,需要背誦,也到不了這個程度。


  二戰期間,有一位美國將軍深入敵后,不幸被敵人堵在了地窖里,敵人在頭上翻箱倒柜,他的一位隨行人員卻咳嗽起來。 將軍給了隨從一塊口香糖讓他嚼,以此來壓制咳嗽。 但是該隨從嚼了一會兒,又伸手來要,理由是: 這一塊太沒味道。 將軍說: 沒味道不奇怪,我給你之前已經嚼了兩個鐘頭了! 我舉這個例子是要說明,


  四書五經再好,也不能幾千年地念;


  正如口香糖再好吃,也不能換著人地嚼。


  當然,我沒有這樣地念過四書,不知道其中的好處。 有人說,現代的科學、文化,林林總總,盡在儒家的典籍之中,只要你認真鉆研。 這我倒是相信的,我還相信那塊口香糖再嚼下去,還能嚼出牛肉干的味道,只要你不斷地嚼。


  我個人認為,我們民族最重大的文化傳統,不是孔孟程朱,而是這種鉆研精神。


  過去鉆研四書五經,現在鉆研《紅樓夢》。 我承認,我們晚生一輩在這方面差得很遠,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 四書也好,《紅樓夢》也罷,本來只是幾本書,卻硬要把整個大千世界都塞在其中。 我相信世界不會因此得益,而是因此受害。


  任何一門學問,即便內容有限而且已經不值得鉆研,但你把它鉆得極深極透,就可以挾之以自重,換言之,讓大家都佩服你; 此后假如再有一人想挾這門學問以自重,就必須鉆得更深更透。 此種學問被無數的人這樣鉆過,會成個什么樣子,實在難以想象。 那些鉆進去的人會成個什么樣子,更是難以想象。


  古宅鬧鬼,樹老成精,一門學問最后可能變成一種妖怪。


  就說國學吧,有人說它無所不包,到今天還能拯救世界,雖然我很樂意相信,但還是將信將疑。


  本文摘自


blob.png
書名:《沉默的大多數》 作者: 王小波


  出版社: 新經典文化/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


  出版年: 2017-4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
相關文章

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北京pk10九宫计划软件